万国彩票-平台

薛如云走到薛洋的面前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曾经

  说罢,苏锐拿起薛洋的一只手,握住他的四指,朝反方向用力一掰!
 
    “啊!”
 
    薛洋痛的一声惨嚎!
 
    四根手指被完全折断,那种疼痛让他的灵魂都在颤抖!
 
    “薛洋,我不知道你此次来到麦克斯酒吧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分析一下你的心理活动。”
 
    苏锐看了一眼薛如云,然后说道:“你来到宁海,自以为凭借薛家的势力和名声可以让你在这里横着走,至少把你的名字亮出来,许多诸如李阳宋亿利之流都会来跪舔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薛家的名声在这里根本就不好使,对付别人,或许可以,但是对付我,绝对不行。”
 
    薛洋疼的满头大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对苏锐报以极为怨毒的眼神!
 
    “哪怕我把你杀了,也不会有谁会同情你,至于薛家的报复?不瞒你说,我还真没有把薛家的报复当成担心的事情,来多少,我就灭多少。”
 
    苏锐的这句话听起来真是张狂无比,可是在场的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敢怀疑他的话!
 
    “所以,就算我把你活着放回去,你也别想着带人来报复,没用的。”苏锐拍了拍薛洋的脸,说道:“我们来做个游戏吧,好不好?”
 
    “做……做什么游戏?”听到这句话,薛洋本能地感觉到身体在发寒,因为苏锐的表情说明他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从现在开始,我数三秒钟,你要对我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然后还要喊一声苏锐我爱你,行不行?”
 
    “什么?”听到这句话,薛洋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掉了!这个苏锐没毛病吧?他脑子进水了?
 
    薛如云本来也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色,不过接下来,她便开始了微笑。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苏锐的用心良苦,幸好,她算一个。
 
    “如果你一次不喊,我就折断你一根手指,如果你两次不喊,我就折断你两根手指,如果你三次不喊……”
 
    薛洋忍不住接道:“你就折断我三根手指?”
 
    “不,我会折断你的小丁丁。”苏锐笑眯眯的往薛洋的两腿之间扫了一眼,仅仅是一个眼神而已,就让薛洋感觉到两条腿中间好似有凉风穿过!
 
    当所有人都以为苏锐要找理由废掉薛洋的时候,他竟然提出来这么一个看似无厘头的要求,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哭笑不得!
 
    喊出“苏锐我爱你”?这是什么变态要求?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薛洋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瞠目结舌愣在当场!
 
    这个家伙的脑子有毛病吗?他刚刚才折断了自己的手指啊!还要让我喊我爱他?我他妈的恨死他还来不及呢!
 
    如果真的喊出了这句话来,恐怕薛洋自己就得先被恶心死了!
 
    “喊,还是不喊?”苏锐道:“我可开始数数了哦。”
 
    “一、二、三!”
 
    三声数完,薛洋没有任何的动作,喉咙上下蠕动了几下,却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口!
 
    吧嗒!
 
    苏锐抓住了他的另外一只手,握住其中一根手指,直接折断!
 
    十指连心,薛洋又发出一声惨嚎!
 
    这位薛家少爷今天一晚上所发出来的惨嚎,真的比他过往那么多年所发出来的还要多!
 
    “我说过,数到三你还不喊,我就再折断你一根手指!”
 
    薛洋痛的满身湿透,全身都在颤抖!
 
    “好,我喊,我喊!”
 
    薛洋相信苏锐能够说到做到,他强忍着内心的恶心,告诉自己道:“算了,一次就一次,总比丢掉性命要强!韩信尚且能忍胯下之辱,随便说句话对我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就当是自己在放屁得了!”
 
    想到这里,薛洋闭着眼睛,一声大喊:“苏锐,我爱你!”
 
    看薛洋那模样,真的是跟要受刑没什么两样!
 
    一众人听的浑身鸡皮疙瘩全部炸了起来!
 
    为毛听男人对男人说我爱你就那么恶心呢?
 
    “实在是太恶心太恶心了!”
 
    看来苏锐也很不适应这种情况,他强忍住反胃的冲动,拽起薛洋的中指,再次狠狠一折!
 
    吧嗒!
 
    薛洋的中指也被折断了!
 
    “啊!我都喊了我都喊了啊,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说句我爱你有多么的困难?我都说了我爱你,你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薛洋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苏锐甩了一心想要求复合呢!
 
    众人的心里简直恶寒无比!
 
    “看你哭的那个惨样!”苏锐撇撇嘴:“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才说的要求是什么?我是让你面带笑容来喊出这么一句。”
 
    “可是你呢?喊是喊了,你的灿烂笑容去了哪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马上就要被拉过去被一百个人连爆十个小时的菊花呢!”
 
    苏锐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再强调,面带笑容再喊一遍,如果这一次还不过关的话,我折断的就不是你的手指了!而是你的小丁丁!等着下辈子做太监吧!”
 
    薛洋简直要哭惨了!
 
    自己现在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怎么还能露出笑容?不带这么为难人的!这是要把人为难到死的节奏啊!
 
    没有人知道,为了保住自己的小丁丁,薛洋此时的心中经过了怎样激烈的天人交战!
 
    这个南方薛家少爷在二十分钟之前还张扬跋扈,现在竟然被搞成了这个模样,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薛洋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弄了个满脸花,他屈辱万分地抬起头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菊花一样的笑容来,大声喊道:“苏锐,我爱你!”
 
    喊完之后,这货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小丁丁,生怕苏锐一脚上来把它给踹断了!
 
    想要恶心别人,先要恶心自己,从这一点上来看,苏锐真的是蛮拼的。
 
    苏锐看了看被恶心的反胃的薛洋,狠狠地踹了他一脚,道:“你自己觉得很委屈是不是?你觉得我很恶心是不是?你以为我容易吗?你以为我不反胃吗?”
 
    苏锐掏出来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个视频:“你看看,你看看,你的嘴脸让人多么的恶心!我的名字从你的嘴里出来,我感觉都是玷污了我的名字!。”
 
    薛洋抹了一把委屈的眼泪,看了看那个视频,正是自己对着苏锐大喊我爱你的时候!那挤出来的笑容真是恶心到爆啊!
 
    薛洋看着自己的视频,实在是忍不住了,胃部一阵剧烈抽搐,张开嘴,便把晚上吃的饭狂吐了出来!
 
    老子容易吗?两个手都被折断,还要被你这样恶心,简直是把人往死里逼啊!
 
    还有这该死的视频,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录下来的?
 
    薛洋刚才只是自顾自的抹着鼻涕眼泪,却没注意到苏锐早就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你的恶心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所以我不能只恶心我自己,我必须要把这视频传到网上去,把所有人都恶心一遍,让他们知道,堂堂的薛家少爷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
 
    薛洋一听,眼前顿时黑了下来,这货极为在意自己的名声,虽然他的名声确实不怎么样。
 
    如果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的话,恐怕真的会成为南方上流社会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他妈的,还要不要人活了!
 
    薛洋越想越气,越想越怒!他挥起胳膊,往地上用力一砸!
 
    “哎呦!”
 
    又是一声惨嚎,这货愤怒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断掉了两根手指!
 
    “薛洋,我不杀你,但是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事情,老老实实地在你的南阳省呆着,如果我下次在宁海或是南阳省以外的地界上再看到你,我就打断你的腿。”
 
    苏锐话语淡淡的,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和刚才逼着薛洋喊“苏锐我爱你”的形象判若两人。
 
    苏锐看了看在一旁沉默的薛如云,说道:“你的这个弟弟完全不值得你重视,南阳省的薛家,恐怕另有高人。”
 
    ps:感谢star柒少兄弟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107章 你本该报复
 
    薛如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她明白,薛洋只不过是个被推出来的炮灰而已。想要真正弄明白薛家的目的,还需要深挖下去。
 
    苏锐只不过简简单单的让薛洋做出了这个举动,就轻而易举的试出了他的深浅。这种毫无城府自大狂妄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的确如此,经过苏锐的这个试探,薛洋的危险指数直接猛降了下来。
 
    “我要报复。”
 
    薛如云忽然说道。
 
    苏锐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来。
 
    本该如此。
 
    惆怅了那么多年,躲避了那么多年,仇恨了那么多年,在薛洋又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薛如云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们给了自己暗无天日的童年,他们恨不得把自己和母亲逼死而后快,他们在多年以后依然要赶尽杀绝,往日的一幕幕开始浮现上心头。
 
    对于她而言,这个决定将会彻底改变她的一生。
 
    薛洋抬起头,他看着薛如云,忽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和之前有很多的不一样。
 
    薛如云走到薛洋的面前,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曾经的那个所谓弟弟,不知为何,被这个自己在二十分钟前还十分看不起的女人,此时竟然带给自己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就在薛洋正在发愣的时候,薛如云伸出手来,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臭婊子,你敢打我?”薛洋被打了这么一下,顿时暴怒,可惜他的手指断了,连一个简单的捂脸动作都做不到。
 
    薛如云不吭声,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这让薛如云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复仇女王的风采。
 
    “你他妈还真敢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