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彩票-平台

杜仲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应是

 
  一个巨大的金色字体,被纂刻于一块两人高的巨石上,立于周家大门旁边。
  门上,却连牌匾都没有。
  目光穿过正门。
  入眼可见。
  前方,跟夏家一样,是一块巨大的青石场地,场上有着许多正在修炼的周家子弟,场地的另一边,正是那如同皇宫一般气势磅礴的正堂。
  “啪嗒啪嗒……”
  迈步而入。
  杜仲赫然发现,在那青石场地上的周家人,仿佛是接到命令似的,纷纷退往两侧,整齐的成排站列起来。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杜仲。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没有丝毫善意。
  “唰!”
  就在这时,一个破空声徒然自远处传来。
  眨眼间,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了杜仲眼前。
  首当其冲的。
  正是一席白衣,冰冷傲然的周家圣女。
  站在周家圣女身旁的,赫然就是古慕儿。
  “慕儿!”
  见到古慕儿的一瞬间,杜仲忍不住的就失声喊了起来。
  “呆子。”
  古慕儿也激动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哼!”
  见状,周颖儿当即冷哼一声,张口道:“决斗前,给你一个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这一战你必死无疑!”
  听完前半句,杜仲身形一闪,便是直接冲着古慕儿冲了上去。
  那边,古慕儿也立刻跑了出来。
  “啪!”
  眨眼间,俩人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
  多久了?
  多久没有这样拥抱过了?
  这种心贴心的,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的感觉,终于又再一次出现了。
  紧紧抱着杜仲,古慕儿忍不住的眼前一花,一股温热的泪水,立刻就如决堤的江水一般,哗哗的流了下来。
  “我好想你。”
  古慕儿哽咽地说道。
  “我也是。”
  杜仲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松开双手,一脸疼惜的抚摸着古慕儿的脸庞,帮其将泪水全部擦去。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古慕儿破涕为笑,脸上洋溢着幸福。
  “恩。”
  杜仲轻轻点头,一脸温柔地说道:“我来了,就一定会带你走。”
  “我知道。”
  古慕儿坚定的点点头。
  “这段时间,你在这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人欺负?”
  问话的同时,杜仲脸色冰寒的转目,扫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没有。”
  古慕儿摇摇头,说道:“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只是没了自由,只是想你。”
  “以后不会了。”
  杜仲轻声说道。
  “恩。”
  古慕儿点点头,反声问道:“那你呢,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伤?”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
  杜仲咧嘴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古慕儿的额头,说道:“好了,你先过去,一会儿我就带你走,带你回家。”
  回家?
  一听到这两个字。
  古慕儿顿时就激动得再度流泪。
  直至,杜仲帮他把泪水擦干,她才转身走向周颖儿。
  “来吧。”
  古慕儿一走,杜仲立刻盯着周颖儿,张口喝道。
  “你就这么急着找死?”
  周颖儿冷哼一声,张口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那语气,仿佛是在命令杜仲。
  闻言。
  杜仲眉头一挑。
  不过,这毕竟是在对方家里,既然对方都开口了,他若是强打的话,那就太不给周家面子了。
  “把人带下去。”
  周颖儿把手一挥。
  周家下人立刻冲上前来,拉着古慕儿朝偏院走去。
  “很快,很快就好。”
  杜仲对着古慕儿大喊。
  古慕儿止不住的点头。
  “人也见得差不多了,走吧。”
  周颖儿撇了杜仲一眼,旋即一转身,直接就朝着周家正堂后方,暴掠而去。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耍什么花样?”
  心中一沉。
  杜仲立刻紧随而上。
  俩人一前一后,直接从周家正堂的上方飞掠而过,身影飞速的隐没在那漫天的金光之中。
  “恩?”
  飞过周家正堂,杜仲举目一看。
  发现,前方是一片山林,一片被打整得非常好,却又随处弥漫着原始气息的山林。
  在那山林深处。
  有着一个篱笆小院。
  跟前方那宫殿般的正堂比起来,这小院显得极其的残破和萧条。
  在竹子篱笆包围中的,是一间离地有一米左右的小型竹制楼阁,看上去也就只够一个人住。
  楼阁前方,是一片小场地。
  场地中,有着各种植物,看上去倒是颇为的养眼。
  “啪嗒!”
  紧随着周颖儿的脚步,杜仲稳步落定在小院门口。
  “别碰花草。”
  周颖儿转过头来,冷冷的说了一句,旋即才转过头去。
  迈步进入小院的同时。
  周颖儿脸上的冰冷气息,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只有在小女孩脸上才能见到的,单纯的微笑。
  “姑奶奶。”
  周颖儿一边小心翼翼的朝小楼阁走去,一边甜甜的张口喊道。
  “颖儿?”
  楼阁里,传来一个疑惑声。
  旋即,一名头发雪白的老妇人,自那楼阁中走了出来。
  见到此人,杜仲心中一颤。
  从周颖儿之前对此人的称呼来看,此人显然就是曾经喜欢木老的,那一代圣女。
  周颖儿,为什么带他来见她?
  疑惑中,杜仲跟了上去。
  “来客人了?”一座大阵,才张十分钟左右,全部参
  只见,杜仲的身体,突然闪现在商玄的身侧。极快,眨眼间就冲到了周家大门前。
  周!的时候,一阵阵破风声席卷而来。
  周家八杰、夏家十杰、商家十杰,纷纷从远处的天际破云而来,那身形甚是缥缈。
  三家主力,相继落地。
  各自站于自家阵营之前方。
  随着这二十八人的到来,山巅上的议论喧哗声,越加的剧烈起来。
  商家看着夏家,夏家看着周家。
  而周家,则是一个个凝眉以待。
  站立在擂台边缘。
  夏宁玉的目光,缓缓的扫过眼前的擂台,脸色有些复杂。
  他很期待,杜仲跟周颖儿的决斗。
  但是内心又有些抵触。
  自从天山之事以后,他跟杜仲就成了朋友,友情也算是日益加深,而周颖儿,却是他一直喜欢的女人。
  面对俩人之战,他还颇有些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的位置往哪儿放的感觉。
  偏过头去。
  夏宁玉跟旁边,立身于商家人群中的商易对视一眼,俩人皆从对方的眼中,瞧出了那一抹无奈。
  显然,俩人都打心底里不希望这场决斗发生,但结果还是发生了。
  另一边。
  以周锦衣为首的周家人,却是一个个板着面孔,冷冷的等待着,谁都没有说话。
  ……
  云海涌动,微风涌动。
  时间,也随着为风流的吹拂,悄然划过。
  天边。
  那刚冒头没多久的烈日,冲破云海的阻拦,冉冉升空,温暖的阳光倾洒而下,覆盖着整个山顶。
  突然。
  “嗖嗖嗖……”
  细微的破空声,突然自那云海之中传来。
  一金、一白、一褐,三道身影,闪烁而至,直接出现在了擂台旁边的石台之上。
  “老周。”
  刚一道,身着灰褐色麻布袍,一头白发的商家主,便是笑呵呵的往最左边的石椅上一座,张口说道:“虽然此地是我们三家五年一比的大擂台,但是今日大家聚集于此,是为了解决你周家的事,所以这当中的椅子,就让给你了。”
  那边,身着一席白绿相间长袍的夏家主,直接坐到最右边的石椅上,笑着说道:“既然是你周家之事,那便由你主持大局吧。”
  中间。
  站在当中石椅前方,周家主轻轻点点头,而后神色一变,一脸威严的扫望着擂台周围的三大家族之人。
  随着三大家主的到来,人群中的喧闹声减弱了许多,人们都压低声音,继续谈论着。
  “没想到,家主门居然都来了。”
  “看来,三位家主都很看重这次的决斗啊。”
  “我听说,这次的决斗不死不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今天就有好戏看了。”
  “三位家主都来了,周家那位圣女和那个叫杜仲的,应该也快来了吧?”
  石台上。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周家主把脸一板,张口道:“安静!”
  这话一出。
  所有议论之人,立刻闭嘴,一些刚把话说到一半的人,都是立即停了下来,一个字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就在这时。
  “嗡……”
  剧风起。
  闻声望去,只见在阳光照耀下,那无际的云海中,两道身影冲天而起,强横的能量劲气,将得云海都的带动着席卷起来。
  “唰唰……”
  冲出云海的瞬间,两道身影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就冲着那巨大的擂台暴射而来。
  白影在前,黑影于后。
  此二人,正是一席白衣的周家圣女,以及一身休闲装的杜仲。
  随着破空声传来,场地中,所有周家子弟,都是齐刷刷的举目而望,视线全部锁定在那一道淡然暴掠而来的黑影之上。
  “杜仲!”
  尾随着众人,夏宁玉和商易同时转目,看向杜仲。
  下一刹。
  “咻……”
  那暴掠于前的白色身影,冲到擂台上空,曼妙的身躯悄然一扭,白衣飘飞舞动,就宛如一朵圣洁的白莲花一般,徐徐旋转而下,最终悄然落定于擂台之上。
  而另一边。
  那黑色身影,却是直接停在了山峰外的云海之上。
  杜仲在等。
  等周颖儿落步。
  按理来说,他的身份是攻擂者,让守擂者先落台,这是规矩。
  遥遥天空之上,阳光倾洒下,照映着将那一道挺拔而单薄的身影。
  擂台上,周颖儿在落步的同时,猛的抬起头来,一脸冰冷的盯着那一道凌空而立的身影。
  “啪嗒!”
  终于,随着周颖儿落地,杜仲才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在那云海之上,如履平地一般,缓缓的走向擂台。
  在千余道目光的注视下,那一道在阳光映照中,显得极为单薄的身影,一步跨出数十米的距离,落定在擂台之上。
  脚步落定。
  杜仲轻轻的吸了口气,缓缓抬起头来,扫望了一眼周围的数千人,而后直接将目光锁定在周家阵营之中。
  那一道熟悉而美丽的身影之上。
  “慕儿!”
  见到古慕儿,杜仲那冰寒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温和了起来,甚至就连嘴角都噙起了一抹安抚般的微笑。
  那边。
  与杜仲对视间,古慕儿也笑了。
  笑得那般风清云淡。
  仿佛,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只要杜仲来,那就足够了。
  无论结果如何。
  杜仲生,她伴杜仲一辈子。
  杜仲死,她死!
  “再等一会儿。”
  温和的笑着,杜仲心中暗暗的对古慕儿说了一句。
  旋即,目光一转。
  盯向正前方,那一道白衣身影。
  神色凛冽间,脚步猛的往前一踏。
  “砰!”
  一个闷雷声传开。
  “嗡嗡……”
  原本平静的天地之间,一股剧烈的狂风流,骤然倾袭而来,将得擂台上,俩人的衣襟吹得连连作响。
  迎风而立,脸色漠然的望着周颖儿。
  杜仲嘴唇轻轻一张,只属于挑战者的,厚重的话声,自其口中传开。
  “莲花山,杜仲!”
  随着话声的落下。
  一股恐怖的气势,轰然自其体内爆涌而出,湛蓝色的能量劲气冲天而起,将得那剧烈的狂风流,篮腰斩断……
 
 
第三百六十八章 如此强横气势!
  厚重的话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冲天而起的能量,令得山顶四周那徐徐如流的云海,都是略微的动荡絮乱起来。
  擂台边缘。
  所有周家子弟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杜仲的身上,其中大部分人看向杜仲的眼眸里都尽是冷漠和冰寒。
  对于杜仲,他们并不感到陌生。
  青年武者比武大会一役,当众拒绝周颖儿的事,使得他成为周家,乃至不可知地所有弟子平日里的谈聊对象。
  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着不同的感触。
  有称道,有惋惜,也有不屑和讥讽。
  身为周家圣女,周颖儿的地位不光是在周家,甚至在整个武林中都是高高在山的。
  在很多人看来,周颖儿看上杜仲,完全是因为杜仲走了狗屎运。
  要知道,想娶地位犹如公主一般高贵的周家圣女,是多少人的梦想?
  而杜仲,竟然还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
  且不说娶了周家圣女会得到多少好处,就以周家的实力来说,杜仲的做法简直是胆大包天。
  特别是,杜仲发狂般的差点伤了周颖儿,又跟周颖儿立下决斗之约的事情传开之后,那些鄙夷和讥讽之声更甚。
  当然,其中也搀杂了不少嫉妒。
  然而。
  今日,望着眼前,那道独自杀进不可知地的,气势冲天的单薄身影,在场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这般气势,可不像是当初那个差点被周家圣女给打死的青年,能展现出来的啊!
  擂台上。
  周颖儿神色冰寒,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杜仲。
  虽然不到一年。
  但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杜仲,却已经没有了当年那般弱小,热血犹在,气势更甚。
  “哼。”
  心中一声冷哼。
  周颖儿,双眼一眯。
  一道凛冽的能量劲气,同样自其体内冲天而起。
  与杜仲成鲜明对比之势,丝毫不相让。
  石台上。
  一直未坐的周家主,右手一伸,猛的往下一压,那高空之上,顿时凝出一团巨大的能量云来。
  “唰!”
  随着其手臂的滑落。
  巨大的能量云,轰然压制而下。
  “恩?”
  擂台上,杜仲噌的转过头,冷冷的盯着周家主。
  他能感觉到。
  这股压制着他气势的能量,非常之强劲,想要反抗都极为困难。
  不过,这种强劲似乎并没有达到木老那般地步。
  “都给我收起来!”
  一脸威严的扫了擂台上的杜仲和周颖儿一眼,周家主冷声喝道:“既然要斗,那就把话先说清楚!”
  此话一出。
  杜仲和周颖儿皆是冷哼一声,同时将那冲天的气势收了起来。
  “今日,是我周家圣女与杜仲之间的事,与家族无关。”
  见俩人停下,周家主这才张
  见到周颖儿和杜仲,带老夫人慈祥的咧嘴一笑,说道:“快进来,姑奶奶给你们泡茶喝。”
  说罢,便转身泡茶去了。
  等杜仲和周颖儿走到房中的时候。
  老夫人已经泡好一壶茶,走了上来。
  “小妮子,还不给姑奶奶介绍介绍?”
  给杜仲倒了杯茶,老妇人才对着周颖儿说道。
  “姑奶奶,他叫杜仲。”
  周颖儿盯着杜仲,说道:“她是……”
  “是什么?”
  老妇人张口问道。
  “是木仁峰的徒弟!”
  周颖儿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出口来。
  这话一出。
  正给周颖儿倒茶的老妇人,猛的浑身一颤,仿佛瞬间失了神似的,连茶都倒得泼了出来。
  “木仁峰,他……”
  少顷,老妇人才转过头来,望着杜仲问道:“过得还好吗?”
  “我师父很好。”
  杜仲赶忙点头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
  老妇人呵呵一笑,对着杜仲说道:“你是他徒弟,他一定跟你提过我吧?”
 
 
第三百六十七章 莲花山,杜仲!
  “他,是不是经常跟你提起我?”
  老妇人,一脸期待的望着杜仲。
  可杜仲却沉默了。
  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幽居于深山的孤寡老人。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身份特殊的话,,以此来慰藉老妇人心中的那份希冀和渴望。
  可惜,老妇人的身份,对杜仲而言实在太敏感了。
  杜仲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能沉默。
  “呵呵……”
  见杜仲久久不出声,老妇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落寞了起来,虽然嘴上笑着,但是任谁都能看得出,她脸上那掩饰不住的伤感之色。
  见状,周颖儿的脸色也变了。
  “那种人,有什么好记挂的?”
  之前那一副如小女还般纯净可爱的笑容,在周颖儿的脸上彻底的消失了,取而带之的是一片冰寒。
  “颖儿?”
  老妇人朝周颖儿看了一眼,旋即咧嘴轻笑着,说道:“放心吧,姑奶奶没事,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姑奶奶早就放下了。”
  周颖儿咬着嘴唇,轻点了点头。
  “孩子。”
  老妇人转头看向杜仲,张口问道:“你这次来我们周家,是为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吧?”
  “对。”
  杜仲点头。
  “我懂。”
  老妇人慈祥的笑了笑,旋即张口道:“你也别介意,颖儿啊也就是把你那个小女朋友请来坐坐,没什么别的意思。”
  闻言,杜仲转头看向周颖儿。
  “颖儿,既然人家都亲自找上门来了,你就把人给放了吧,让咱们周家也好好的安静一下,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十年,别又生事端了。”
  老妇人朝着周颖儿劝解道。
  “姑奶奶。”
  周颖儿眉头轻挑,张口保证道:“人我不会放,但我也不会让家里为难,您放心,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不会牵扯到家族的。”
  “你又何必这么执着?”
  老妇人苦叹。
  “她说的没错。”
  杜仲面无表情的张口应了一声,旋即补充道:“当年的事情,今天也一并解决了吧。”
  老妇人浑身一颤。
  她知道,杜仲说的正是她和木老的事。
  一想到木老,老妇人的神色就忍不住的感伤起来。
  “罢了,你们走吧。”
  沉默良久,老妇人突然张口。
  “姑奶奶,我过几天再来看您。”
  周颖儿立即起声,打了个招呼后,便是直接迈开脚步,朝着院外走去。
  杜仲紧随其后。
  走出篱笆小院。
  “跟我来。”
  周颖儿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寒起来,语气冷冽的说了一声,便是脚尖一踮,唰的一声暴掠而出。
  “嗖嗖……”
  两道身影,宛如流星一般,破空而去。
  ……
  不可知地,中心。
  一座云雾缭绕的山顶之上,站满了三大家族的子弟。
  山顶,非常的宽阔,中央处有着一个完全由青石铺就而成,直径达百米的巨大圆形擂台,一眼望去便是给人一种古朴大气之感。
  擂台中心,一个巨大金色的“斗”字,在晨日的照耀下,闪烁着刺目的金芒。
  擂台周围,还有着一片宽阔的空地。
  于空地正东方的位置处,有着一座半人高的石台,石台之上三呈半圆之势浇铸着三座石椅。
  石椅上空荡荡的,就算空地上人挤人,也没有任何一人敢踏足石台一步。
  石台下方,三大家族的子弟,分列三方,将擂台包围起来。
  环视四周。
  擂台上,竟是有着足足千人,这些人或站或坐,每一个人都在跟身旁之人交谈着,嘴角都是噙着一丝兴奋和期待。
  他们都在等。
  等着杜仲和周颖儿的到来。
  “唰……”
  就在众人等待良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