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彩票-平台

这杜仲的成长速度挺快啊

,现在该有了吧?”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三家家主
  “圣女?”
  听到夏老大的问话声,周家老大摇头叹了口气,转目看向周家圣女,说道:“输人不输阵。”
  “哼!”
  周颖儿冷哼一声,手臂突的一甩。
  一颗萦绕着幽绿色光芒,宛如普通青草一般的植物,顿时自其手中暴射而出,带着一股极为犀利的劲气,直接冲向杜仲。
  “谢了。”
  杜仲嘴角一勾,覆盖着能量的手掌向前一抓,直接把绛珠草抓在手中。
  没有观察。
  拿到绛珠草的同时,杜仲立刻就装进口袋。
  而后,神色漠然的盯着周颖儿,张口道:“明日,你我决断!”
  说罢,转过身子。
  跟夏家众人一起,浩浩荡荡的飞掠而去。
  夏家!
  刚回到主堂,夏家老大就立刻让夏宁玉招呼杜仲,等夏宁玉带着杜仲走远之后,才一闪身形,直接冲进夏家正堂。
  “啪嗒!”
  来到那位于正中央的古朴阁楼门前,夏老大立刻停下脚步。
  即便正堂之门大开,他也不敢擅自踏入其中一步。
  “请通报,夏锦衣求见家主。”
  夏老大对着笔直的站在正堂大门侧边的,一名身着锦衣的侍卫说道。
  “稍等。”
  侍卫一脸漠然,瞥了一眼夏锦衣之后,便是迈步走入大堂。
  那般模样,仿佛并没有因为夏锦衣是夏家十杰之首,而给夏锦衣面子。
  对此。
  夏锦衣的脸上也没有流露任何不悦之色,毕竟这就是规矩,他也早已经习惯了规矩。
  稍许。
  “家主有请!”
  侍卫走到门前,对着夏锦衣说了一声,便又重新站回到门前,一动不动的继续守卫着。
  “多谢。”
  夏锦衣道谢一声,旋即才迈步走入正堂。
  举目一看。
  这正堂,虽然是由木材建造而成的阁楼,但其中却是富丽堂皇,一片奢华。
  大堂非常的宽阔。
  其中,有12根木柱,分列于左右两侧,每一根木柱之上,都镶嵌着通体碧绿的龙形翡翠,而在那龙形翡翠的嘴巴里,还含着一个由七彩美玉镶嵌成的龙珠,甚至于就连龙爪下,都镶嵌着一块块类似于白云般的乳白色圆润美玉。
  那等奢华的景象,一眼看去,竟是让人挪不开眼。
  更让人惊奇的是。
  十二根柱子上,十二条龙形都完全不同,或腾空而舞,或利爪破空,或俯首于地,或仰首啸天。
  在十二棵木柱的上方,正堂顶部。
  密密麻麻的镶嵌着各种翡翠和玉石,整个屋顶就宛如一片星空。
  其中几枚鹅卵大小的夜明珠,更是将整个大堂照得透亮。
  “啪嗒啪嗒……”
  走在大堂中,夏锦衣一脸肃穆。
  再一看。
  就连其脚下那一条,宛如红毯一般从正门口,一直延伸到大堂最内部的小道,都是用一块巨大的翡翠铺着而成的。
  除此之外,整个正堂内的其他点缀,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看不过来。
  “何事?”
  就在夏锦衣走到正堂最内部,数道阶梯前的时候,一个语气轻淡却又满是威严的话声,突然自阶梯上方传来。
  眼前,阶梯一共九阶。
  九阶之上,摆放着一把通体碧绿,散发着油亮光泽的玉椅。
  在那玉椅上。
  一名剑眉鹰目,身形削瘦,从眼前垂帘而下的头发有些许花白的中年男人,正微抬着头,看向夏锦衣。
  此人,脸形窄长,轮廓分明,脸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
  一眼看去,就让人不敢怠慢。
  “家主!”
  见到此人,夏锦衣赶忙行礼。
  “恩。”
  夏家主点点头,随手一挥,示意夏锦衣免掉礼节,才张口说道:“说吧,什么事?”
  “是关于今天,夏灵跟周家圣女争执之事。”
  夏锦衣张口说了一句,旋即又补充道:“虽然事小,但却牵扯到了一个人,一个宁玉带回我们夏家来做客的客人。”
  “宁玉带回来个客人的事我倒是听说过,这人如何?”
  夏家家主笑问。
  似乎一提起夏宁玉,他就会开心似的。
  “家主有所不知,此人名叫杜仲,是木仁峰的徒弟。”
  夏锦衣张口道。
  “哦?”
  夏家家主轻声一疑,张口道:“木仁峰的徒弟?”
  “没错。”
  夏锦衣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杜仲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进来不可知地的,但是他的确独身而来,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将与周家圣女的决斗提前,而今日夏灵跟周家圣女产生摩擦的时候,他也正好在场。”
  “有意思,你倒是给我详细说说。”
  夏家主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
  夏锦衣一张口,便是从头到尾,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全部说了一遍。
  盏茶之后。
  “以假神期的实力,把周家老五打败,他自己却只退了三步?”
  听完夏锦衣的诉说,夏家主表现得极为诧异。
  “的确如此,而且我还听宁玉说过,这个杜仲从踏入武道一途到现在,只有一年半的时间。”
  夏锦衣神色严肃地说道。
  “才修炼了一年半的时间,实力就如此厉害?”
  夏家主一惊。
  “恩。”
  夏锦衣点点头,张口说道:“此事暂时还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已经安排人下去打探了。”
  “且不论此事的真假,我觉得我们夏家还是应该出面,帮杜仲和周家调和一下才好,若以半年之前来说,杜仲和周家拼个你死我活,对我们而言是有一定好处的,但如今黑袍人卷土重来,武林人人自危,能保存一点实力是一点,毕竟这杜仲的身后可是木仁峰,周家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俩相火拼,黑袍人怕是会趁机而入,扰乱武林。”
  说到这里。
  夏锦衣才停了下来。
  “恩……”
  夏家主沉吟一声,张口道:“这事,我自有主张。”
  夏锦衣不敢多言。
  “你让杜仲出手,既能知道他当前的实力如何,又能趁机交好,这事对我们夏家有利无害,做得不错。”
  满意的看了夏锦衣一眼,夏家主才张口说道:“好了,你先退下吧。”
  夏锦衣还想张口说些什么。
  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听到了家
 
  夏家老大站出身来,脸色凝重的夸赞了杜仲一声,旋即才张口道:“这绛珠草的归属
  “虽然比不上十三地宝,但也不失为一件奇珍。”
  笑着呢喃一声。
  杜仲把绛珠草小心翼翼的包起来,装进裤兜。
  “明天……”
  收起绛珠草,杜仲立刻起身,返回夏宁玉给他安排的客房,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直接在床榻上盘腿落坐下来,开始恢复体内能量。
  这一天下来。
  又是帮夏宁玉教训人,又是跟商玄对打,还跟神变后期的周家老五硬干了一场,杜仲体内的能量,也难免的被消耗掉了大半。
  为没迎接明天的决斗。
  杜仲必须要将自身实力,恢复到巅峰事情才行。
  其实,打从一开始,杜仲就知道夏商两家所谓的调合,根本就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以周家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周家圣女那冷傲的脾性,怎么可能会接受调和?
  双眼一闭,杜仲立刻开始恢复起来。
  ……
  周家,偏峰小院。
  一间面向云海的峰顶屋内,古慕儿正坐在窗前的梳妆椅上,出神的望着窗外的云海,一双白皙的小手,托着腮帮子,仿佛是在想着什么。
  “嘎吱!”
  突然,一个推门声传来,将古慕儿惊醒。
  转目一看。
  来人,赫然就是一身雪白的周颖儿。
  仿佛早已经习惯周颖儿的突然造访似的,古慕儿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便又把头转向窗外,继续发呆。
  而这边。
  周颖儿关上房门,走到屋子正中央的木桌前,落座而下。
  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安静的望着古慕儿。
  少顷。
  见古慕儿根本没有聊天说话的欲望,周颖儿才突然张口,说道:“杜仲来了。”
  “恩?”
  古慕儿一愣,旋即立刻就惊喜着猛的转过头来,望着坐在屋子中央的周颖儿,张口问道:“他来了?真的吗?他在哪儿?”
  “真的。”
  周颖儿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旋即又补充道:“他在夏家,要接你回去过年。”
  闻言。
  古慕儿浑身一颤。
  虽然这句话不是从杜仲嘴里说出来的,甚至周颖儿的话声还满是冷漠,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的鼻头一酸,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立刻就涌起了一层水雾。
  跟杜仲经历过的一幕幕画面。
  不断的从眼前闪过。
  虽然时间不长。
  但是,她真的很想,很想杜仲。
  “他来了。”
  泪水从脸颊滑落,古慕儿却惊喜的笑着,甚至就连话声都有些颤抖地问道:“你会不会放我回去?”
  “这……”
  望着古慕儿那悲喜交加的神色,周颖儿忍不住的迟疑了一下,旋即却又斩钉截铁的摇头说道:“不会!”
  “呵呵……”
  古慕儿笑了,没有一丁点的不痛快,反而一边抹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很是期待地说道:“就算你不放我回去,杜仲也一定会来接我回去的,一定!”
  “是吗?”
  周颖儿语气平淡反问一句,说道:“他未必有接你回去的实力。”
  “我相信他。”
  完全不在意周颖儿的话,古慕儿张口说道:“我坚信!”
  闻言,周颖儿的脸上,突然就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来。
  ……
  不可知地一角。
  “潺潺……”
  冰冷的溪水湍急的涌流着。
  溪流旁边,是一片清幽的树林。
  树林中,一座凉亭宛若世外桃源一般,安静的伫立在这清静而优雅的山野深处。
  凉亭里。
  一头灰白发,脸型窄长之人,一满头白发神似老头之人,一头带金冠尽显威武之人,围坐于凉亭中的石桌周围,把酒言谈。
  这三人,赫然就是夏、商、周三大家族的家主。
  “周兄,这木仁峰你可是比我跟夏兄还要了解,他就是个疯子,纯粹的疯子啊!”
  商家家主,白发老头张口说道。
  “没错。”
  夏家家主豪饮一杯,点头附和着说道:“如果不是当年那场武林浩劫的话,木仁峰定然会杀上周家,要是经那么一闹,我们要如今天这般饮酒,怕是会很难啊。”
  “哼!”
  周家主冷哼一声,猛的喝下一杯,张口说道:“你们说的没错,我不否认木仁峰的实力,但是你们也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对木仁峰就没有好感。”
  夏商俩家对视一眼,皆摇头一笑。
  “再说,他木仁峰当年负的,就是对我最好的姑姑。”
  一想到这里,周家主那只举着酒杯的手掌,就忍不住的紧捏了起来,说道:“他害我姑姑终身未嫁,你们说我怎能不恨?”
  “哎……”
  商家主轻叹一声,望着周家主说道:“老周,你我都是过来人,相信你也知道那杜仲的妖孽之处,又何必让历史重演,你要明白这一次你们周家将要面对的可是一个比当年的木仁峰还要妖孽的人,若这小子也跟木仁峰一样,是个野疯子的话,你们周家可就麻烦了。”
  “我赞同老商的说法。”
  夏家主立刻点头附议,说道:“据我所知,这个叫杜仲的小子,目前可是只踏入武道一途一年半的时间,仅仅一年半,就成长到这种程度,你们周家如何面对?”
  “呼……”
  周家主深深的吸了口气,眯着双眼。
  夏家主说的没错。
  当年的木仁峰,在修炼上的确没有杜仲这么妖孽,但即便如此,木仁峰当年也让周家内忧外患。
  与当年一比。
  如今对周家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周颖儿并没有明确的表示出喜欢杜仲,也就没有当年他姑姑对木仁峰那般的袒护。
  但与之对等的,却是杜仲那恐怖的天分。
  如果事情闹大的话,以杜仲的天分,他要是再如木仁峰那般,疯狂的潜心修炼一年半载,将会达到什么程度?
  这种事,谁也不知道。
  况且,如今的周家跟木仁峰的恩怨,依旧没有得到一个完美的解决。
  身为杜仲的师父,他们周家一旦对杜仲过激,惹起木仁峰的怒火的话,谁知道这两个疯子师徒会干出什么事来?
  想到这里。
  周家主的脸色,也忍不住的变得凝重起来。
  从个人立场来看,他也不想面对杜仲和木仁峰,但是从周家的立场上来看,他又不得不照顾周家的尊严和名望。
  一旦妥协,那周家还有什么脸面?
  还怎么立足于武林?
  再从大局上来说,在黑袍人卷土重来的关键时刻,更是不宜跟杜仲和木仁峰较劲,毕竟木仁峰可是对抗大魔头的主力,再加上杜仲的莲花山……
  一时间,周家主竟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老周,你我都活了这么大年纪了,你看我什么时候正经过?”
  见周家主迟疑,商家主立刻就嘿嘿笑着,说道:“都这个岁数了,还把面子看得那么重干什么,毕竟咱们也都不是小年轻了,对吧?”
  “你这……”
  周家主苦笑一声,说道:“要我像你一样邋遢,我可做不到。”
  “哈哈。”
  夏家主大笑一声,也张口说道:“我倒是觉得老商说的没错,如今事以大局为重,咱们同为武林三大家,在这种关键时候,还是应该先把面子放下,他人怎么说就随他们去,他们说得再所,你周家的地位依旧摆在哪里,还有谁敢来动摇不成?”
  “这倒也是。”
  周家主点点头,饮一杯酒。
  “该放宽就放宽,这事不能硬来。”
  商家主张口道。
  “唉……”
  周家主又叹一口,张口说道:“就算我放下了,家里人也放不下啊。”
  说罢。
  又咂了咂嘴,补充道:“也罢,小辈的事就让小辈去解决,我不将这事上升到家族的高度,你们两个老家伙,应该满意了吧?”
  夏商两家同时咧嘴一笑。
  虽然没能劝说成功,但是毕竟周家主已经放下身段了,免掉家族之战,这对杜仲来说也算得上是件好事。
  他们的调和,已经做到了。
  谈话结束。
  三人继续谈笑饮酒,只是言语间再也没有提起杜仲和周家圣女之间的事来……
 
 
第三百六十六章 调和不成
  翌日,一早。
  “咚咚咚……”
  夏家客院里,敲门声响起。
  少顷。
  “嘎吱。”
  随着推门声的传开,刚把实力恢复到巅峰的杜仲,推门而出。
  “杜兄。”
  门前,夏宁玉面带微笑的喊了一声。
  “这么早?”
  杜仲咧嘴笑笑。
  “我们夏家子弟,都得赶在日出前起床修炼,懒惰者可是会被惩罚的。”
  夏宁玉笑道。
  “不愧是大家族。”
  杜仲张口赞叹。
  夏宁玉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旋即才一脸遗憾的张口说道:“杜兄,其实这么早过来打扰你,是特意来转告你,我们夏家已经跟周家交涉过了,也从中调和了一下你和周家的恩怨,可结果……”
  “怎样?”
  杜仲一脸淡然的问道。
  “不行。”
  夏宁玉摇摇头,张口说道:“周家,毕竟是三大家族之一,大家族就有大家族的尊严和面子,虽然调和不成,但是周家主也答应了,不把你跟周家圣女之间的恩怨上升到家族的高度,也就是说,你想接你女朋友离开不可知地,就必须跟周家圣女一战,而且只能赢不能败。”
  “恩。”
  杜仲轻轻点头。
  这个结果,他早就已经想到了,所以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另外,因为答应了不把这件事上升到家族高度的缘故,无论决斗的输赢如何,周家都绝对不会迁怒于你,以及你的亲人。”
  夏宁玉张口道。
  闻言,杜仲眼前一亮。
  按照周家以往的做事方法,不涉及亲人朋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也是杜仲进入不可知地后,并没有直接杀上周家的缘故。
  他自己可以不顾。
  但他的亲人朋友,他绝不能不顾。
  发生在古慕儿身上的事,绝对不能再次发生。
  因此,杜仲才会答应在夏家留下来,试图从夏家多了解一些关于周家的事情。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夏家居然能让周家答应这一条。
  这么一来,他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毫无疑问。
  夏家,的确帮了他一个大忙!
  “夏兄,多谢了。”
  杜仲立刻点头感谢。
  “理应的。”
  夏宁玉笑着回了一句,问道:“杜兄,今日便是决斗之日了,你实力恢复得如何?”
  “多谢夏兄关心,这一夜的恢复,足够了!”
  杜仲张口道。
  毕竟不可知地中天地能量的密度实在太大了,杜仲原本还想借由绛珠草来将自身实力恢复到巅峰,可结果这一恢复,却发现恢复速度是在外界的好几倍。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但把实力恢复到了巅峰,甚至就连实力都隐因的提高了那么一丝。
  距离突破,似乎也不远了。
  “那就好。”
  夏宁玉满意的点点头。
  “时间差不多了。”
  杜仲举头朝着天空一看,旋即张口道:“早解决早回家。”
  夏宁玉一愣。
  “夏兄,告辞!”
  杜仲朝着夏宁玉抱拳。
  “你行的。”
  夏宁玉点点头。
  在夏宁玉的指点下,杜仲告别夏家,亲自朝着周家赶去。
  不到十分钟。
  杜仲就来到了周家地界。
  远远看去,周家占据着一方覆盖着云海的山脉,山脉之上,是一大片金碧辉煌的建筑,因为位处正西方的缘故,晨日的光芒照耀在那大群的建筑物上,反射出冉冉金芒,看上去无比的巍峨恢弘。
  “啪嗒!”
  逆光而上,杜仲身形主的驱逐令。
  无奈,只能退下。
  等夏锦衣走后。
  坐在玉椅上的夏家主,才一脸深思着摇起头来,呢喃自语道:“调和,岂会如此简单,我们不可知地的三大家族,向谁低过头?”
  “以前没有,这次也肯定不会!”
  ……
  商家,主堂。
  这是一间由二十公分的墨绿宽竹建造而成的大堂,堂内一片神清气爽,相对而言并没有夏家那么奢华,但是在这清雅之中,却随处都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肺的幽香。
  主堂最深处,一张竹制茶桌前,做着一名脸色红润,约莫有四十岁年纪,却长着一头雪白长发的中年人。
  坐在茶桌前。
  中年人摆着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雅观,但却极其舒适的造型,闭着双眼一脸享受的喝茶泡茶。
  “家主,商寅求见。”
  突然,一个通报声从堂外传来。
  听到话声。
  闭着双眼的老头,猛的就睁开了眼,立刻坐正身子,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遍之后,才咧开嘴巴嘿嘿一笑,张口道:“进来。”
  “嘎吱!”
  推门声传开。
  举目一看。
  商家十杰之首,商老大一脸恭敬的走上前来。
  “小虎啊,有什么事?”
  见到来人,白发老头嘿嘿一笑问道。
  “家主,我有事禀报。”
  商寅低头行了一礼,也不迟疑,立刻就张口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详详细细的给白发老头说了一遍。
  “还有这种事?”
  听完商寅的话,白发老头脸色一变,仿佛很感兴趣似的,张口问道:“这个叫杜仲的小子,真的就那么厉害,以假神期的实力,把周家老五打趴下了?”
  “没错。”
  商寅立刻点头。
  “有意思,有意思……”
  白发老头嘿嘿一笑,语带惊讶地说道:“,按小易那么说来,这杜仲成长到现在,也就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种成长速度,可是比当年的木仁峰更变态啊,当时的木仁峰就已经够变态了,这下好了,这老小子竟然又教出来个小变态。”
  商寅苦笑。
  也不怪商易那么随兴,他们商家从老到小,都是如此。
  难得出了他这么一个严肃的人,却还经常被大伙调笑,可既然身在了商家,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家主。”
  等白发老头说完,商寅才张口问道:“如今武林大劫将至,你们我们商家是不是也帮忙调和一下杜仲和周家之间的矛盾?”
  闻言。
  一脸嘿笑的白发老头,突然神色一正,脸色肃穆的摇了摇头,张口道:“这事,难!”
  “周家好歹也是三大家族之一,也有属于他们周家的尊严,让他们接受调和不就是让他们向杜仲低头吗?”
  “现在的情况,占据优势是可是他们周家。”
  “你觉得,他们周家会低头吗?”
  商寅一沉思了一下,旋即摇摇头,而后又问道:“难道,就这么放任杜仲跟周家火拼?”
  “这事嘛,倒也不至于。”
  白发老头举杯喝了口茶,神色享受的眯笑着。
  ……
  周家,正堂。
  金碧辉煌的殿堂内。
  “亦清,如何?”
  一个头戴金冠,看上去极为肃穆的中年人,坐在金龙椅上,望着站在堂下的周家老大。
  “家主,我们败了。”
  周亦清神色严肃,似乎连头也不敢抬,张口便是把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一边。
  “什么!”
  听完周亦清的话,那头带金冠的周家家主,双目猛的一瞪,说话的语气怒极而高亢起来……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他来了,接你回家
  “家主,我也不知道杜仲会出现,更不知道他会以夏家客人的身份出战。”
  周亦清急忙弓身,一脸惊恐。
  “哼。”
  周家家主面色一寒,冷冷的盯着周亦清,张口道:“我说的不是夏家之事,而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偏向杜仲那一边,劝说颖儿放人,你懂吗?”
  闻言,周亦清脸色骤变。
  “身为周家之人,你今天就该维护我们周家的尊严,当着夏家和商家人的面,怎可迟疑退缩?”
  周家家主气不打一处来的大骂一通,张口呵斥道:“你有大局观是好事,但是在不影响到大局的前提下,也该做出些我们周家应有的作为,怎可如此驳我们周家的尊严?”
  “亦清明白了。”
  周亦清赶忙认错。
  “下去!”
  周家家主不爽的喝了一声,没等周亦清离开,便是面色冰寒的冷哼一声。
  “木仁峰!”
  喊着木老的名字,周家家住双眼一眯,伴随着眸中闪过的一道寒芒,整个人忽的一个闪烁,直接腾空而起,飞掠出门。
  ……
  夏家,客院。
  坐在客院中,杜仲从裤兜里把绛珠草拿出来,放在手心仔细的观看起来。
  这绛珠草。
  乍一眼看上去,跟随处可见的青青小草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杜仲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绛珠草之中所蕴涵的能量之浓厚。
  就连萦绕在旁的绿色能量,都是自其中散发出来的。
  可想而知,这绛珠草的能量有多强。

相关阅读